华生教授认为,如果下跌是股市对经济下行的反映,这是股市开始发挥经济晴雨表功能的表现。这一点并非坏事反而值得欢迎。它也意味着只要经济出现回稳上升的信号,股市必然也会回暖。而证券市场本身的制度和政策缺陷,才是真正要认真对待的。

刘士余的第二年任期应该是三年任期里相对最轻松的一年。由于2016年以来持续的强监管,2017年市场上炒作的情况减少,行情的中心开始转向白马蓝筹股的价值投资行情,2017年到2018年初沪指表现强势,最高获得逾8%的涨幅,一度接近3600点。